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角失声,B角缺位,韩雪假唱暴露中国音乐剧究竟差在哪儿?

韩雪假唱暴露出“B角缺失”等行业机制问题。

《白夜行》现场照;图片来源:韩雪微博

作者?#22909;?#27931;

4月19日,音乐剧《白夜行》本轮巡演第七场演出结束后,微博上传出白夜行女主韩雪因身体原因放录音代替演唱的消息,韩雪以“最特别”来形容这一场演出,但大众并不买单,#韩雪假唱#这一话题登上了?#20154;选?/p>

在随后的几天里,关于韩雪在音乐剧中假唱的话题在微博?#20013;?#21457;酵,并衍生出其他话题,在愈演愈烈的舆论压力之下,4月23日,韩雪方联?#19979;?#24072;以及剧方开启新一波的危机公关——

凌晨零点12分,韩雪通过个人微博对于此?#36718;?#27465;,并详细叙述了在演出前后个人身体情况变化以及家人突发疾病住进ICU的家事,?#20113;?#24471;到大众的原谅。

随后,在上午9点22分,白夜行音乐剧官博发布《关于#白夜行音乐剧#4月20日宁波站演出的补充?#24471;?#19982;致歉》一文,对于此次巡演B角缺失的原因做了详尽的?#24471;鰨?#24182;对开放退票通道再次?#24471;鰲?/p>

上午10点35分,?#26412;?#21647;歌律师事务所受韩雪(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的委托,发布律师声明,重点回应网传的《白夜行》女主B角被韩雪强制换掉,?#24247;?#38889;雪没有干涉和影响剧方?#20113;?#20182;演员的任用。

整体来看,这一波危机公关并非是雪中送炭,而是火上浇油,甚至有网友发起了#抵制韩雪再登音乐剧舞台#相关话题。

韩雪带病演出假唱,承受了大众因此事产生的指责和?#23460;桑?#26356;重要的是,突破?#24080;?#36947;德底线,对于在中国市场正生长的音乐剧给予了一记重拳。在【锋芒?#24378;狻?#30475;来,这不单单是《白夜行》剧组在运营上的缺失,以管窥豹,更是折射出整个音乐剧行业机制存在问题。

B角“消失”的第49天

《白夜行》?#20219;?#22320;踩了雷

根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规定:营业性演出不得以假唱、假演奏等手段欺骗观众。前款所称假唱、假演奏是指演员在演出过程中,使用事先录制好的歌曲、乐曲代替现场演唱、演奏的行为。演出举办单位应当派专人对演唱、演奏行为进行监督,并作出记录备查。记录内容包括演员、乐队、曲目的名称和演唱、演奏过程的基本情况,并由演出举办单位负责人?#22270;?#30563;人员签字确认。

而根据韩雪道歉一文中显示,在演出两个小时之前,韩雪只能勉强说词,完全做不到唱歌的前提之下,依然选择上场演出,以假唱的?#38382;?#21576;现。?#28304;耍?#20027;办方责任最大,缺乏临时危机处理能力,更是视监管之责于无形。

当#韩雪假唱#这一话题初登?#20154;?#20043;时,“剧组为什么不安排B角演出,解决演出真实性的问题?”这是网友的普遍疑问。在《白夜行》剧方最新的声明当中,解释之所以没有B角,源于3月2日原有的B角色演员因个人原因离组。截至4月20日,49天的时间没有?#19994;?#21512;适的人选,而该音乐剧的春季巡演已开启20余天。?#28304;耍?#19981;得不对剧组的选角效率和危机意识存疑。

话剧、音乐剧以及大型演出都会在主阵容的基础上,预备PLAN B。目前国内的舞台演出一般都是以在多个城市巡演的?#38382;?#28436;出,每个城市1-2场,表演周期较长。为了?#20048;?#21487;预见的突发?#24405;?#19968;般剧方提前为所有的重要角色准备候选的演员。在同一舞台,一位演员可能同时身兼两至三个替补角色,?#28909;紜?#26263;恋桃花源》里喻恩泰饰演的老陶和何炅扮演的袁老板的B角均是田雨。

对于B角的使用,国外的?#38382;?#19981;尽相同。据相关资料显示,纽约百老汇?#21520;?#25958;则是采用A、B角轮流出演的?#38382;劍?#21363;A角、B角会有固定出演场次。首演秀、媒体剧评场和重要场次的,一般由签订演出合同最多的演员出演。如若其中一人意外不能演出,也可临时替换。而在韩国,最终的演员名单到演出前一周才发布,一方面是希望以悬念的方式来增?#31185;?#24453;,另一方面也是根据演员演出的反响进行适时调整。

而国内这样体制鲜少运用主角身上,主要原因在于主演个人标识和明星效应过强,同级别演员不愿被对比,比A角弱的观众不买单,就?#28909;紓?#26263;恋桃花源》里的江滨柳始终只有?#35780;?#19968;人扮演,而其他角色则是有多人轮替,谢?#21462;⒗自謾?#36182;梵耘、杨乐乐?#21450;?#28436;过春花一角;话剧版《奋斗》中的向南也设两个版本,魏晨和袁成杰各负责一部分巡演场次。

如若剧方能够?#24433;?#24605;危,按照行规备好B角,或是根据演员实际身体状况取消演出,便不会出?#25191;?#31867;状况。此?#38382;录?#38544;藏在幕后B角进入了公众领域的话题,那么是否意味着B角?#19981;?#36814;?#21019;?#22825;?

B角?#19981;?#26377;春天?

据悉,A角、B角演员的选取,并非在于演出水平,更多的是考量市场偏好好、合同约定、演员搭配组合以及成?#31350;?#21046;等一系列因素。在当下的大环?#36710;?#20013;,只有A角不能上场了,B角才有机会上台演出。

B角存在的价值,从短期来看,在长周期的巡演当中,是演员因生病或是其他原因不能上台时,及时顶上,保证演出的完成。在电影?#26007;?#21326;》当中就有这样的剧情,文工团在到部?#28216;?#38382;演出过程中,当时领舞的演员在热身时受伤,为保证演出的完成,便由之?#26263;腂角何小萍代替其去完成表演。在现实中也有相关的案例,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唯一独舞表演《丝路》的A角舞蹈演员刘岩因工?#39749;?#21592;失误坠下车台致高位截?#20445;?#32780;这一表演最终由B角舞蹈演员完成。

从长?#29420;?#30475;,优质话剧、音乐剧具有较长的生命周期,?#28909;緇评?#29256;《暗恋桃花源》已有13年,《恋爱的犀牛》已有20年,一方面,随着演员的个人成长,尤其是年轻女?#38498;托?#23401;,容?#30149;?#36523;高会发生变化,到后期会出现不适合的角色现象,剧组会根据实?#26159;?#20917;对演员阵容更新。

另一方面,在保证主要班底的前提下,新面孔的加入?#19981;?#32473;剧组带来新的活力和社会话题。在已经面世6年的?#24230;?#26790;之梦》2018年底的?#26412;?#24033;演之中,翟天临?#24433;?#37329;世杰所演的伯爵一角,在五天内拿下所有台词,表演精湛让人?#39057;潰?#26126;星效应引领话题出圈,一时之间成为网友关注的热点。但因后续翟天临的学历?#24405;?#21518;续在重庆大剧院的演出当中,伯爵的扮演者又变回了金世杰。

其实,很多演员早年都是从B角做起。王学圻在空政话剧团期间,常与濮存昕在一部话剧中分饰AB角,让王学圻在剧团出演主演是缘何空政话剧团创排的话剧《九一三?#24405;罰?#21407;本这一角色属于剧团里一位资深副团长,但因当时此人在外地,让王学圻得到了机会。

而这样的形态并非单单局限在音乐剧、话剧领域,其他?#24080;?#39046;域也是如此。在《晓说》中,郎朗曾分享过他作为B角登上舞台的经历,在1999年的芝加哥拉维尼亚音乐节明星演奏会,原定的演奏家安德鲁·瓦兹身体不适,当时作为B角的郎朗因此获得了上台演奏的机会,从而一举成名。无独?#20449;跡?#33453;蕾皇后谭元元也有类似经历。当时,团里有位首席演员在台上拧断了手指,第二天的演出不能上了,团长就?#19994;?#22905;,谭元元跟着录像带一晚上就学完了,最?#25214;?#25104;为?#23435;?#22242;的首席舞蹈演员。

客观来说,B角临时救场逆袭的故事固然励志,但始终是行业里的小概?#36866;录?#22806;加,当下行业里,明星效应让大众目光始?#31449;?#28966;在A角身上,《白夜行》此?#38382;录?#25110;能让行业重视B角的存在感,但B角的春天到来尚早,还需市场环境规划、行业体制整合升级。

音乐剧市场初暖

切莫因个体?#24405;?#38459;碍行业整体发展

早前,娄艺潇曾在《娄艺潇遇见音乐剧》这一微综艺中提及,早年间,音乐剧在中国市场并不成熟,大量音乐剧专业的学生毕业即失业。音乐剧在中国能够拥有市场是?#26376;?#33402;潇为代表的音乐剧专业出身的演员最真切的希望。

今年以来,音乐剧市场呈?#21482;?#26262;趋势。《声入人心》在其间的宣传推广作用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在节目模式上,还将音乐剧行业A角和B角的机制运用到节目模式当中,以首席和替补的?#38382;?#22312;节目中展现,凸显该行业竞争的激烈。在歌曲选择上,梅溪湖36子中有不少音乐剧出身的演员,在节目中表演了《剧院魅影》《生死对决》等多个音乐剧名?#21361;?#22312;《歌手2019》声入人?#21738;型?#28436;唱原创音乐剧《总有一天》,助力音乐剧出圈。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谈其参加节目的初衷是希望更多人关注音乐剧,和同学阿云?#38706;?#27425;合作演唱音乐剧选?#21361;?#32780;在之后的采访中也多次安利音乐剧,被称为“票贩子”。当其通过《声入人心》的舞台被大众认可之后,其参演的音乐剧开售之后,一分钟就被抢光,让其在微博不禁感叹:“我等这一分钟用了十年。”

但随着郑云龙的走红,在其作品开售之时,售票?#25945;?#24320;启割韭菜模式,坐地起价,引发了网友不满,给刚刚回暖的音乐剧市场蒙上一层灰。而此次的假唱?#24405;?#26356;是以一己之力败坏音乐剧在大众心中的整体形象。

但当下,票务?#25945;?#22352;地起价,剧方运营失职,败坏行业口碑,破坏行业底线,无疑成了音乐剧在中国前行的道路上一大绊脚石。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白夜行》此次的假唱?#24405;?#24517;定给同行业敲响了警钟,引以为戒,为音乐剧在中国未来的发展提供一个稳健?#34892;?#30340;生态环?#22330;?/p>

来源:清娱

原标题:A角失声,B角缺位,韩雪假唱暴露中国音乐剧究竟差在哪儿?

最新更新时间:04/24 09:3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9

相关文章

?#33805;?#38405;读
手机在线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