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ST凯迪退市将至,实控人“拿走”的35亿资金流向海外

目前,*ST凯迪依旧深陷于实控人占用资金导致的债务危机中,大笔占用资金已流向海外,等待它或许只能是退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编辑 | 曾福斌

1

在*ST凯迪(000939.SZ)4月15日发布的2018年度?#23548;?#24555;报中,该公司2017年营收、净利润、总资产、所有者权益等核心数据与2017年年报相关数据大相径庭。

4月18日,深交所向*ST凯迪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对?#23548;?#24555;报中多项财务数据与2017年年报不符的原因进行核查并说明。

一名接近*ST凯迪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1496;?#31995;*ST凯迪实控人陈义龙试图追溯调整往期财报数据,“相当于把2017年多亏一些,抵消自己占用的金额”。

*ST凯迪实控人陈义龙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逾35亿元资金的占用早已“?#23383;?#40657;字”体现在年报中,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ST凯迪资金链濒临?#35272;?#30340;2018年上半年,陈义龙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仍在继续进行。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解决(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的问题,企业肯定是救不活的,?#36864;?#30772;产重整,前提条件也是要解决占用。”上述知情人士称,目前,*ST凯迪依旧深陷实控人资金占用及债务危机的泥潭中,等待它的或许只能是退市。

擅改往年财务数据

因2018年度?#23548;?#24555;报多项财报数据与2017年报数据大相径庭,*ST凯迪于近?#24080;?#21040;了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

关注函聚焦于*ST凯迪4月15日发布的2018年度?#23548;?#24555;报。在这份?#23548;?#24555;报中,一向不被人关注的上年同期(2017年)财务数据一?#31119;?#20854;中多项财务数据竟与2017年年报相关数据大相径庭:该公司2017年年报所披露的营收为54.46亿元,但快报披露的是52.16亿元;2017年年报披露的净利润为-23.8亿元,但快报披露的是-34.91亿元。此外,总资产、所有者权益等其他核心数据与2017年年报数据也存在巨额差异。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份?#23548;?#24555;报中并没有对上述财务数据差异予以解释。而由于披露的净利润数据不同,这导致*ST凯迪2017年每股收益-0.61元,变成了-0.88元。

*ST凯迪为?#25105;?ldquo;悄悄”调整此前的财报数据?

一名接近*ST凯迪高层的知情人士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表示,?#21496;?#31995;*ST凯迪实控人陈义龙试图追溯调整往期财报数据,“相当于把2017年多亏一些,抵消自己占用的金额”。

此外,*ST凯迪2018年?#23548;?#24555;报中的净利润数据也与此前的?#23548;?#39044;告数据差异较大。?#23548;?#24555;报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36842;?#33829;收24.09亿元,净利润为-43.2亿元;而在1月30日公布的?#23548;?#39044;告中,预计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50亿元至-60亿元。?#28304;耍?#21069;述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项目结算差异”一说主要指的就是越南升龙项目未能成功调账。

*ST凯迪在2月15日回复深交所下发的年报关注函称,将大额调增越南升龙项目的成本15.87亿元。“该费用的调整目的是调减大股东占用。”前述知情人士称,不过,想要修改实控人资金占用数据并不容易,由于属于关联交易,陈义龙须在董事会投票中进行回避。最终,这一通过增加*ST凯迪旗下海外项目成本,从而减少大股东资金占用的策略,未能获得公司董事会的通过。

关于大股东的资金占用问题。在*ST凯迪的2018年半年报中,该公司披露了详细的“关联债权债务往来”数据,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中盈长江国?#24066;?#33021;源投资有限公司、中?#25509;?#27494;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武汉金湖科?#21152;?#38480;公司、武汉凯迪科技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37319;?#21450;占用上市公司*ST凯迪8项资金,占用资金的期末余额为35.19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数据经过了公司负责人陈义龙的签字确认,实控人及其关联方确实占用上市公司逾35亿元资金。

上述知情人士称,目前*ST凯迪被占用的巨额资金已被转移并隐匿至海外。

针?#28304;?#31181;说法,界面新闻记者致电*ST凯迪董秘办现任负责人范亚平,接通后范亚平称自己确为*ST凯迪现任董秘办负责人,但因为太忙不能接受采访。

资金占用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ST凯迪成立于1993年,此前主营烟气脱硫、煤炭销售等业务,2009后大举进入生物质能发电行业,并通过连续并购、举债扩张,于2015年成为“生物质能第一股”。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ST凯迪?#36842;?#33829;收分别为34.96亿元、50.01亿元、54.46亿元(未被调整)、24.09亿元(?#23548;?#24555;报);分别?#36842;?#20928;利润3.82亿元、3.34亿元、-23.81亿元(未被调整)、-42.21亿元(?#23548;?#24555;报)。

自2018年5月*ST凯迪出现第一笔债务违约,该公司的债务危机就如“滚雪球”般一发不可?#24080;啊?018年半年报显示,*ST凯迪2018年到期的有息债务本息为147.53亿元,集中兑付金额巨大,期后已经发生多起债务违约,并导致多起诉讼及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

股价方面,*ST凯迪也早已加入“仙股”行列。由于债务违约等系列问题,*ST凯迪的股价自2018年7月2日复牌后,便迎来连续24个一字跌停,随后更是“一跌不回头”,股价从4.99元跌破2元。3月以来,大盘的全线飘红似乎也和*ST凯迪无关,截至4月22?#24080;张蹋?ST凯迪跌停,报1.07元/股。

不仅*ST凯迪资不抵债,该公司相关债权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ST凯迪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凯迪)债务负担也非常沉重,截至2月中旬,阳光凯迪负债约135亿元,而其主要资产即为持有*ST凯迪股份——目前已全部穿仓,价值已不足15亿元。

作为中国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ST凯迪的主营业务生物?#23454;?#21378;大面积停产。上述接近*ST凯迪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因核心资产临澧电厂已转让给中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目前*ST凯迪旗下共有46家生物质发电厂,在该公司债务危机影响最为?#29616;?#30340;1月,正常运行的电厂数量一度减少至3家。目前,因地方政府要求,*ST凯迪正在运行生物质发电厂共有十余家,主要是ABS项目为主。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即便有十余?#19994;?#21378;已?#25351;?#29983;产,*ST凯迪2019年度?#36842;?#20027;营业务盈利的可能性依旧很小。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ST凯迪资金链早已濒临?#35272;?#30340;情况下,2018年上半年实际控制人陈义龙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仍在继续进行。

*ST凯迪2018年半年报显示,*ST凯迪子公司松原凯迪与关联方中?#25509;?#27494;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25509;?#21270;工)签订了年产20万吨合成油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2017年度,松原凯迪向中?#25509;?#21270;工累计支付款项4.25亿元,在2018年半年报发布之前,松原凯迪又向中?#25509;?#21270;工增加付款1.66亿元。至2018年5月,上述合同项已实施工程造价为0.27亿元。也就是说,在中?#25509;?#21270;工对*ST凯迪原本已存在近4亿元资金占用的情况下,*ST凯迪2018年上半年又向该公司新增约1.66亿元的资金占用,这导致该公司总共占用*ST凯迪资金高达约5.6亿元。

大股东巨额资金占用下,留给*ST凯迪的又是什么?

据*ST凯迪4月系列公告显示,截至4月18日,*ST凯迪目前逾期债务?#24067;?24.19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3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16.80%;截至3月22日,*ST凯迪的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持有公司股票被冻结及轮候冻结?#24067;?9?#21361;?#25130;至4月18日,*ST凯迪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844件,所涉标的金额1000万元以上、经裁判或调解生效案件?#37319;?#21450;金额99.13亿元。

要走向退市?

昔日?#33539;?ldquo;生物质能第一股”桂冠的*ST凯迪,如今因大股东占用巨额上市公司资金,已行至退市边缘。

为保壳,*ST凯迪的重组之路也走得颇为艰难。

据媒体2月11日报?#28291;?#20975;迪集团债委会定期情况通报称,*ST凯迪与阳光凯迪提交债委会《凯迪生态重大重组实施要点(汇报稿)》事实上已被债委会否决,截至2019年1月2日,债委会共收到意见反馈单43份,其中同意6份,不同意34份,未表决但提出意见的3份。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当前绝大多数债权人已对陈义龙失去信?#21361;?#21407;因在于*ST凯迪与中?#20132;?#20449;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20132;?#20449;)的重组实质上并无成功的可能。

“理由包括以下几点:首先,*ST凯迪要将旗下资产打包出售给中?#20132;?#20449;,但交易进行的前提需完成债务清算、股权限制等前置条件,目前*ST凯迪内部尚?#21019;?#25104;共识;其?#21361;?#20013;?#20132;?#20449;需近40亿元的投资资金完成交易,这笔资金也未必能及时到位。”上述知情人士称,“最重要的是,随着临澧电厂等核心资产被陆续拍卖,控股股东持有的*ST凯迪股权全部穿仓,陈义龙在*ST凯迪已没有任何的实际权益。因此,目前陈义龙推动重组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除控股股东对*ST凯迪的资金占用。”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上述几点使得*ST凯迪债权人已对阳光凯迪及陈义龙失去信任。

相关简历显示,陈义龙于2013年6月至今,任*ST凯迪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迪集团)董事长,于2018年8月至今任*ST凯迪董事长。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ST凯迪如今深陷债务泥淖的根源就是实控人陈义龙“长期以来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其中包括*ST凯迪子公司北海凯迪项目的部分土地使用款共1.3亿元,被*ST凯迪财务总监“唐秀丽签字转走”,而唐秀丽同时任中盈长江国?#24066;?#33021;源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上述内部人员称,中盈长江是陈义龙“在外面的马甲”,为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提供便利。

对于*ST凯迪目前所面临的债务危局,债权人曾将希望寄托于*ST凯迪能走向破产重组。而上述知情人士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解决(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的问题,企业肯定是救不活的,?#36864;?#30772;产重整,前提条件也是要解决占用。”目前,*ST凯迪依旧深陷于各方无法作为的泥潭中。

目前*ST凯迪因2017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告被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公司2018年度的财务报告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若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ST凯迪股票交易将继续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此外,*ST凯迪近期公告显示,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公?#26087;?#26410;收到中国证监会就此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暂停上市,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3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手机在线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