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证监会刘健钧:创投行业必须尽快实现基金运作规范化

非法集资、集资诈骗、利益输送等金融乱象丛生,引起了高度关注和重视。

图片?#19995;矗?#35270;觉中国

11月3日,在杭州举行的第二届钱塘江论坛上,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副主任刘健钧在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新经济时代创业投资需实现七大转化。其中,为确保股权和创业投资行业健康发展,保护投资者权益,真正肩负起‘支持创业创新,促进长期资本形成’使命,股权和创业投资行业必须尽快实现基金运作规范化。”

近年来,非法集资、集资诈骗、利益输送等金融乱象丛生,引起了高度关注和重视,所以,各金融监管部门均加强了监管。

“不少业内同志抱怨说,金融乱象主要是P2P闹的,怎么让股权和创投基金也跟着吃药!在这里,我要提醒一下行业,不是股权和创投基金没事,而是这些年P2P闹事闹得?#34892;?#22823;,把社会关注点从前些年的股权和创投基金集资诈骗案转?#39057;?#20102;P2P。”刘健钧?#24247;鰨?#30452;到今年,上海阜兴集团借用100多只股权基金搞集资诈骗和集团内利益输送,实际控制人朱一栋逃至境外失联,才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在他看来,从2009年天津开始暴发股权基金非法集资?#20445;?#21040;后来非法集资蔓延到?#26412;?#28145;圳、湖北、江苏、浙江、陕西等地,到今年上海爆发阜兴集团股权基金集资诈骗案,这一个个金融运行中的毒瘤,?#29616;?#25200;乱了金融市场,导致众多投资者损失惨重。

刘健钧认为,在我国经济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探索“新经济与创业投资”的关系和发展策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而要推动我国的新经济向纵深发展,必须大力发展创业投资。因此,创业投资需实现七大转化。

第一,资本?#19995;?#26426;构化。创业投资作为一种“支持创业的投资制度创新”,不仅需要敢于承担高风险,而且需要具有长期投资耐心。因此,最适合机构投资者投资。但是,从总体看,我国创业投资基金的资本构成主要以个人为主,这?#24535;?#38754;带来了三大问题:一是制约了创业投资基金的资本?#19995;矗?#20108;是由于个人投资者缺乏等待长期回报的耐心,导致创业投资基金很难进行中长期投资;三是由于个人投资者投资理念不成熟,使得创业投资基金必须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用于维护投资者关系。

在刘健钧看来,要改变这?#24535;?#38754;,必须加快实现资本?#19995;?#26426;构化:一是推动更多商业保险资金、社会保险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投资创业投资基金;二是积极培育创业投资母基金;三是鼓励家族基金以家庭基金办公?#19994;?#26426;构化?#38382;?#25237;?#23454;?#21019;业投资基金。

第二,投资阶段中早期化。前些年,不时有人批评我国创业投资机构热衷于投资成熟企业,做“摘桃子”的事。为有力支持创业型?#34892;?#20225;业的创业创新活动,推进我国经济发展实现创新驱动?#25237;?#33021;转换,培育全球领先国家竞争优势,创业投资应?#38376;?#21147;增加对中早期期创业企业的投资,多做“种桃树”的事业,更好发挥“苖莆”功能。

第三,投资领域专业化。要实现投资阶段中早期化,除了前面讲到的要实现资本?#19995;?#26426;构化外,更重要的是还要努力实现投资领域专业化。我国目前创业投资机构的投资领域多为综合性、全能性的,甚至与股权投资基金同质化竞争。

刘健钧指出,在国外成熟市场,创业投资基金和狭义股权投资基金的专业化分工是很清晰的?#21512;?#20041;股权投资基金主要专注于从事财务性并购投资;创业投资专注于投资中早期创业企业,而为了能够独具慧眼地发现中早期创业企业?#21215;壑担?#24448;往又专注于自己非常熟悉的行业。

“所以,无论是从实现投资阶段中早期化、更好支持创业创新考虑,还是从培育创业投资管理品牌考虑,都需要加快实现投资领域专业化。”他说。

第四,投资管理精细化。创业投资为了?#34892;?#25903;持创业创新,还能?#34892;?#38450;范高风险,并给投资者带来应有的回报,就必须在投资管理上做精做细三个?#26041;?#30340;功课:一是必须在投资项目筛选?#26041;冢?#20570;周密的尽职调查,将风险不可控的项目排除掉;二是必须在投资?#25165;嘔方?#26102;,借助差异化的股权?#25165;擰?#20998;阶段投资、?#23454;?#32452;合投?#23454;?#26041;式,预?#30830;?#33539;风险;三是在投资后管理?#26041;冢?#36890;过全方位全过程增值服务和项目监控,切实帮助企业并控制住风险。显然,要做精做细上述三个?#26041;?#30340;功课,就必须实现投资管理精细化。

第五,资本退出多元化。创业投资作为一种财务投资活动,从满足投资者财务回报要求考虑,基金必须适时退出,进而实现“投资-退出-再投资”的良性循环。因此,拓宽投资退出通道至关重要。

“在创业投资资本退出的五种通道中,通过IPO退出无疑是最重要的通道之一。所以,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将持之?#38498;?#22320;推进IPO退出通道的便利化。”刘健钧指出,由于“投资规模巨大而IPO规模有限”的矛盾日益突出,因此,市场也不宜过度?#35272;礗PO退出,而是要预先谋划,积极开拓,通过协议转让、将所投资企业被整体收购等多元通道,实现资本退出多元化。

第六,基金运作规范化。为确保股权和创业投资行业健康发展,保护投资者权益,真正肩负起“支持创业创新,促进长期资本形成”使命,股权和创业投资行业必须尽快实现基金运作规范化。

第七,管理运营低成本化。一是加快完善资本市场体系,加快完善创业环境,降低创业投资基金在“募、投、管、退”各个?#26041;?#30340;交易成本;二是在规范运作前提下,通过适度差异化监管,避免市场机构承担过高的监管成本;三是加快完善创业投资基金税收政策体系,降低创业投资基金的税负成?#23613;?/p>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手机在线足球直播
京东彩票入口 最好的四肖中特网 广东新11选5直播 查找浙江11选5任5的遗漏数据 天津十一选五任四遗 双色球蓝球能拖么 三分彩官网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四肖中特期期准兔费公开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注册 河北快3走势图分析预测 江苏快三开奖分布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天天 四九高手娱乐心水论坛 赌术二八杠